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恩施.施宝斋

~邀您寻宝神秘鄂西,我是您永远的朋友~

 
 
 

日志

 
 
关于我

湖北省观赏石协会~副秘书长, 恩施州奇石盆景根艺艺术协会~常务理事, 恩施自治州雅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主人, 恩施.施宝斋~主人, 恩施顺发阁~主人, 武汉.施宝斋~主人, 人生格言:............... 永不为虚名的奴隶!做一个诚信普实的人足已!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皱.瘦.漏.透......”之另论  

2009-05-26 18:51: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久没在这里留下点儿什么了!因为我知道自己要真写点儿什么内似文章的东西,那所谓的水平也就不是一般的贫乏了,可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却又实在是使人憋得慌!想是自个儿有些日子没被人拿来开涮.拍砖了,所以这胆从贱中生!与其让自个儿被自个儿的一些个想法.和心里这点儿另类的骨头渣儿给憋死,倒不如吐出来让大家一起闻闻,好歹这闷心憋死的不止我一个!先申明,我这可不是什么文章大作,只是闲聊!您要真冲我拍砖,呵!挨过,也不怕接着挨,只是您手下留点儿情,总归我这出发点是好的,不过您也大可放心,我真没那力气将其扔来扔去,省得到最后把自个儿给累死!

 好一阵子,我才从一篇篇自米芾的“相石法”到“赏石论”或众多的驳文林中缓过劲儿来,这一路颠簸过来,那遇上的人杰义士有多少,想必您是可想而知的,大家伙儿都为了一个光辉的石文化使命,苦寻着一个“皱.瘦.漏.透.形.色.质.纹”之论石真谛,或引经据典.或慷慨呈词,直至笔戎相见,更有甚者,还真能揭悼自己蒙面侠客的那块儿遮羞布布,弄得这林里是文烟弥漫,差点儿没成那年的大兴安岭!到后来,各自又站山为王,固执己见,各数各的好!呵!您还别说,这有理没理的拿烟出来熏熏,倒也能修炼出不少受人恭维,而且乃名副其实的大师!说实话,这大师之名位我与很多普通石友一样,也想过啊,可咱命苦!活脱就一个牵骡子走街窜巷的主,二十年来,我无数次猫着屁股往上蹲!总觉得自己是要去找个够高度的位子坐下,才能免去劳命奔波或丢下粗粮淡饭,坐享那接踵而来真真假假的恭维和渔利。可每次咱蹲不到半截,总会有无数砖头落下,危机四伏啊!无数次我半空中悬着,不知道那一颗才是真正的救命草,索性我又猫着屁股退了下来.周而复始,一次次泛贱!又一次次命贱,没死!没被那五花八门的砖头给砸死!也不知是那辈子修行让我堕入此道,进来了,还真就没悟出个道或是想着怎么出去,事实上,我也敢大言不惭的说:凡此性情中人,步入此道.尤入迷宫,真走出的主从古到今还真没几个!所以,我依旧牵着我的骡子在其中窜行着.游历着,继续在手上拨浪鼓的吆喝中寻觅着.思考着……

忽然有一天,我顿然觉悟我自己压根儿就是一石盲,我需要学习,需要提高,我得求师问道!我得是个学徒,为此,我一度打心眼儿里让自个儿虔诚的像一个龟孙,不,不是像,那就是一龟孙!随后数年,龟孙的我牵着龟孙的骡子也算走了半个中国,叩拜过国内无数知名大师。因先有了我着实龟孙的虔诚,后终得众师言传身教,齐声高曰:“悟此之道,当从北宋米大藏石家的相石法‘瘦、皱、漏、透’与之当代赏石‘型.色.纹.质’的理论中悟出”.于是乎,满心欢喜,自以为得道而归,抄了家底儿似的在各古今《石谱》中寻找着一丝希望.然而,在查阅几乎我能查到的所有与米芾老仙所著有关的如什么《书史》.《画史》.什么《山林集》《宝章待访录》后,却只字未见“瘦、皱、漏、透”之石论.不过大师就是大师,他们拐着弯儿的教导着我,终于在南宋庆元六年(公元1200年) 一名为渔阳公老太爷所著的《渔阳公石谱》中找到了最早记载着“元章相石之法有四语焉,曰秀,曰瘦,  曰雅,  曰透,四者虽不能尽石之美,亦庶几云。”呜呼!这是怎么啦!感情米老仙人压根儿没留下墨宝写这出戏呀!一筹莫展之时,大师们又直指清代.郑板桥在题《画石》中的一则文字怒诉道:“小子你看好了,郑板桥皆称米元章论石为:曰瘦、日绉、曰漏、曰透,可谓尽石之妙, 你不学无术.不认其理,何悟其道!” 我很沮丧,也很纳闷!但我不驳斥,我深知米公这四字相石法的绝对魅力,它深得千百年来我国传统赏石理论之人心,我虽心存质疑,但也不得不接纳,并曾在不久前拜读完丰廷华和马家楠先生关于对《赏石理应厚今薄古》的驳文后拍案叫绝,两次伤了巴掌.两次光荣的被老婆大人封为神经病。冷不防我又突然搞懂“形、色、质、纹”竟也不是当代赏石理论新版,而且有苏东坡的《怪石供》和民国著名藏家张轮远先生的著谱可为其佐证.至此,除了保留下对大师们应有的尊重外,我便再也崇拜不起我亲爱的大师.您除了翻来覆去炒炒古人的剩饭外,究竟还能给我们什么!

“你不能按着板凳光看地,你得行动,要继续走出去!要多参展多交流!”大师再一次耐心的训导着……

离城十来公里的乡镇上有个名叫“卵淡” 的石友,真名儿打我认识他以来就没好问,大家伙儿一直就这样叫他,他也乐意.加之此人又特别喜欢满河沟的寻找卵石,所以这“卵淡”一名儿在那一方叫的越是响亮.他原是他们镇出了名儿的支事客,(所谓支事客,就是乡里乡亲谁家要办红白喜事儿时所请的那些总管)前不久那镇上另有我们一石友办喜事儿,又是“卵淡”大显神通找来镇上不少拿得出手的厨子,足足在那屁丁点儿大的地方摆了三四十多席!光就我们这石头圈子内的人就请足了十来桌.可见这主人人缘好哇!因我们这席间都是石友,所以大都谈的是我们这档子石事儿,什么“这儿的石展火哟;那的石展差呀”.“谁谁得奖了.谁谁又没捞着哇”,“时下身为支事客的‘卵淡’可算火运最旺,就这前一回石展,即得大奖又高价出售了一块儿‘破’石头,真可谓为算得上大师级的了呵”;“可惜苏小那石头却流了产,好价他不卖!留着显摆,心疼哦……”。 苏小.我们圈里新入的一个,原是一银行职员,也不知他身上那根儿神经使坏,竟把自己弹到我们这石圈儿里来了.我知道苏小留下那块石头不卖并不是什么留着显摆,这从我问疑过他为什么丢下银行工作下海玩儿石头时我就知道,他说过“行里钱多.发霉发臭.我犯鼻炎过敏.受不了……” 这回答对很多人来说只不过是他漫不经心的一句笑话,可我不那样认为,我知道他的回答是认真的。而且我还知道他那要命的鼻子随他来我们这石头圈儿里这么久了,还没愈合。就他们说的那头一回的石展,苏小应邀高兴的交纳了800元摊位费,兴奋的换来了国际湿地公约以外的3平米宝贵的“沼泽” ,由于没有具备我们这些老油条对糟糕天气持有的免疫经验,五音不全的苏小,硬是不厌其烦的唱着尹相杰那首.妹妹坐船头!熬过了展会的5天,好不容易天晴了,会也就要散了。还别说,到最后真要走了,我们这群发醑的死鱼堆里,还真就盼来了一群钓收杆鱼儿的主,这不,评委和主办方不知那位大师看上了他那块上了展台.却没有获得任何奖项的石头,也确实给了他一个差不离儿的好价,可苏小这老鼻炎,早不犯晚不犯,偏巧此时发作,而且越是加钱他还越是过敏,到最后竞来了个“打死我也不卖” 收场。瞧这病犯的!着实给大伙留下了今儿一下酒的白话菜!其实.苏小那点儿心事,身为“大师”级别的卵淡当初就给了他一个说法:“苏啊!这荣誉不是等来的,是要你自己争取的,你得学会自我藏石鉴赏的能力,是好石头.你还得自我运作哇!头一二天让你报个奖上去,你却鬼嚎似的唱你那妹妹坐船头,胸有成竹对吧!那座坐等世界公平事儿没有,你以为美国罐头谁都给呀?怪你自己,一点儿上进心都没有…….” 瞧瞧,大师就是大师!理论加国际形式的训导,也不知让苏小今天折没折服!大伙继续歪理儿八叽嚼着酒碗,邻桌间的酒席早已散尽,这儿还嚷嚷的指望着那位管事儿的“大师”上酒……呵!呵!没人应!赶情这大师和主人回房数礼金去了,这酒哇.还得自己找来上!咋办,有酒没菜散了吧!……众友起身欲走,却忽传来“赵哥钱哥走好. 孙哥李哥有时间来聚呵!”~嘿!看看,这主人和‘卵淡’关键时候倒也懂得冒了出来招呼一声!而且还是很客气.很礼貌.很风度的嘛.走呐!…… 

 兴许是酒的原因,那一刻.我这脑袋瓜子很有些重,脚下每迈一步都如同踩着浠泥似的,飘得慌。酒没喝多少,但我却坚信我不是来吃酒的,我是来参展的,我参加了我这辈子最清醒的一次石展.主人就是一主办方东家;厨子如同组委会布了酒局,宴请吃酒的就你我大伙儿参展的石友;凑热闹的普通客人就是消费者和参观者上不了正席;至于大师级的评委嘛,我不说,大伙儿也会觉得怎么也得把那支事客给请进来合适!论资排辈儿现成一个!你问那支事客是谁呀?呵!我前面说过,不就是那……卵淡嘛。

 酒是醒了,关于“瘦、皱、漏、透”是否宋朝书法大家米芾提出的?“形、色、质、纹”又是否当现代产物?也就一切也不再重要了,必定古人通过这八个字留给了我们品石.相石的宝贵经验和理论基础。末了,我这个牵骡子赶场的小贩贩,在受恩于大师们谆谆教导和真传后,顿生狂妄之念……何不也当一回厨子,嫖来古人前后八字音律,改它一改.动它一动,不定也炒出个小小山头,呵呵!值得庆幸的是,那些饱喝墨水而且又爱动粗的少数爷们儿们.还真不好向我山头上拍砖.因为我有伟大的古人出来做榜样做盾牌,你要真拍,得先拍他们去呀。他们可以把那莫须有的东西写进自己的谱,我就不能写进我的意识中吗?!您若忍着不拍?!那行,我也就一一“胡搅蛮缠”的道来:诸位看呵,米芾大藏家不是压根没有留下任何手扎和字据说明“瘦、皱、漏、透”就是他留给我们的“相石法”对吧!既然如此,我们所能查到最早对米芾相石法的南宋庆元六年,也就是公元1200年问世的《渔阳公石谱》中那段:“元章相石之法有四语焉,曰秀,曰瘦, 曰雅, 曰透,四者虽不能尽石之美,亦庶几云”的记载,就应该是作者渔阳公出于对玩石的痴迷所杜撰出来的,其目地,是为了更好的去完善他自己的《石谱》;这还没完呢!看吧,到了清代,又有郑板桥在题《画石》中则称米元章论石为:“曰瘦、日绉、曰漏、曰透,可谓尽石之妙” 。这与前者所提到的“秀.瘦. 雅.透,”又有了改动是不是?你要不信,尽管去查。不过,我得事先提醒下,史上这三位了不起的古人,八杆子就打不到一块儿去,北宋米元章不可能和南宋庆元六年的渔阳公有染,也更不可能和清代.的郑板桥扯上亲戚关系......那么问题就来了,后二者是怎样得此米老的真传呢?!莫非只是根据某个传说....。至于“形、质、色、纹、的新潮之说,则有民国著名藏家张轮远自印本《万石斋灵岩石 大理石石谱》中的记载可为其佐证我暂且不提…….那好!既然找不出强有力的的证据说明这一切,今儿我也就敢在此做个另类推断,所得结论是否符合逻辑,也暂且不管,但最起码我觉得我这个观点,是值得我们部分亲爱的的大师去沉思.去自衡的;我们知道,米芾是我国书画史和收藏史上一位德高望重的古人,他集诗、书、画、石之大成,盛名于世。特别在我们赏石界中,更是我们所崇拜的一代宗师,那么一个被我们世代崇拜的尊者,也必定有他值得我们崇拜的个人品行和为人,否则历史只能在另一个不以为然的烙印上记着他。而依米芾大藏家的藏赏境界,其真正留给我们的四字说.是不是还可以允许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理解,去崇拜我们的前辈呢!而这个定论,想必会更好的.让我们当今一些.所谓高层次.所谓高资历.高境界的大师和名人们去悟出.去消化.去更加健康的引领我们这支庞大的赏石队伍呢!――因此,我认为,米芾从赏石境界中留给我们真实宝贵的财富,并不是渔公所杜撰出来的“皱、透、漏、瘦”这个得以肯定的理论基础,米芾留给我们的真实财富乃是“重”透.漏.瘦.这个崇高的赏藏思想理念和信仰,你别看只一字之差,他可是一代宗师米芾文玩雅藏达到的最高境界的悟出,而渔阳公却只是善意的绑架了老米的这一崇高境界,误把它录入了自己的《渔阳公石谱》中,理解成了品石.相石的宝贵经验,而历史又恰好证明其‘相石法’对我们赏石品石.行而有益,不由得你不服。又因渔老在那段文字中还特别提到这是名家“米元章相石之法”,其笔后的意思大可被后人解释为“非我渔公之意”,这样一来,此‘相石法’便以米老的名义而流芳百世了。难得这老儿早在那个时代也懂得利用名人效益,只是委屈了自己。那么我所说米芾的这一“重”.透.漏.瘦.又何以证明就是米芾文玩雅藏的最高思想境界呢?!其实,我们从那个时期的赏石背景和氛围中就不难看出,一个身处中国石文化发展鼎盛时期的米芾,连其书法也与苏轼.黄庭坚.蔡襄合称“宋四大家”之人,可见其名望绝非一般人可比的,那么.站在他那一个‘盛名于世’文玩雅藏的高度,我想也应该不只是停留在一个基础理论的层面上吧,那么!这样一来我所推论出的“重”.透.漏.瘦.就与其当时的地位和声望成了正比~~正所谓:名气越大.责任也就越大。从责任开始:其责之重“曰重” ;其光明磊落“曰透” ;其懂得放弃“曰漏” ;其朴实廉洁“曰瘦” 。我想,这也应该是我们当今石界中一部分上了级别的人,应有的境界吧!从中,我们还可以此为点化,再来延伸一下我们所唱导的“质.形.纹.色” 索性也把它理解为:“质.行.文.舍”四个字,这样一改,倒也有了它的终极含义,即: 质(爱石者)之品质;行(藏石者)之言行;文(赏石者)之休养;舍(觅石者)不强人所好.舍得放弃。

乱七八糟说了这么多,归纳起来无非也就这八个字:“重.透.漏.瘦;质.行.文.舍” 因为自知行业资历不足,所以由着性子冒一回天下之大不韪,找来不该找来垫背的古人说事儿,至于能不能得到众石友认可,或者我是不是真想把它作为一份“厚礼”,去孝顺我所“崇拜”的那一少部分应对号入座的大师和名人,倒也未曾敢想,说实话:这心里没底儿,始终还是怕挨砖!

重――责任  透――光明  漏――放弃  瘦――廉洁

质――品质  行――言行  文――休养  舍――舍得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