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恩施.施宝斋

~邀您寻宝神秘鄂西,我是您永远的朋友~

 
 
 

日志

 
 
关于我

湖北省观赏石协会~副秘书长, 恩施州奇石盆景根艺艺术协会~常务理事, 恩施自治州雅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主人, 恩施.施宝斋~主人, 恩施顺发阁~主人, 武汉.施宝斋~主人, 人生格言:............... 永不为虚名的奴隶!做一个诚信普实的人足已!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思州与施州;关于蛮溪与夷水;关于思州土司与夷水石夫…….  

2009-01-12 12:43: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中老父早些年喜欢写写画画,可一手毛笔字儿实在是不敢叫人恭维,以致于至今没有留下一纸半张可称得上是书法的墨迹,这事儿对我俩父子来说.倒也没什么遗憾!可老爷子早些年丢失的那方让他时不时舞墨弄笔的思州古砚,却成了我和父亲心中难以割舍的记忆。父亲常说那方古砚算是我家祖上唯一传下的东西,只可惜不知怎么就不甚丢失了,只记得那方石砚上留有一首无头无脑的诗:“州池圣府蛮中君,檐江紫烟印罗裙。红墙数尽粉佛寺,西楼八面葬玺金”。也许正是因为这首诗和砚,使得我爷爷那辈儿以上的兄弟有些不和,也使得我从儿时一路过来,似乎是从父辈口诉的传说中.走进了另一个属于我自己的童话里……。

思州砚――对于喜爱砚台收藏的朋友并不陌生,它源产于现在的贵州岑巩县,此地古为“五溪蛮荒”之地,所以亦称之为‘蛮溪砚’。 该石砚也算是我国十大名砚之一,这在互联网百度上很容易收到不为神秘。可奇怪的是,有关所谓的“思州”的传说,也就云里雾里神秘得多了!在查阅了很多相关文献和资料后,那方丢失的家传古砚和传说中的古思州,似乎给了我越来越明晰!越来显得颇有情怀的视线,于是.便有了我今天的很多个“关于”,也就有了我自命“夷水石夫”的前题……

具传,史上的神秘古思州,要比贵州建制的时间至少提前500年之久,究其名起何时为何得名?至今也好像也没人知道。但值得庆幸的是,我祖氏族家谱中却模糊的记载着‘思州’与史上土官世袭制度的紧密相关,这也曾在早些时为史学者们对思州的历史考证提供过一指佐证:隋文帝开皇二年,祖上授黔中太守,知黔州事等官衔;唐高宗时期,时任思州土司第四代老祖涉游巴峡,意寻春秋战国至秦汉我氏祖辈生活的世族之域古城池;获授首领世袭职位。唐武德后,人称“蛮帅”的我祖思鹤以“蛮州” 为基业,先后设置思州、鹤州等,用以明示继承祖辈基业的思念之心。而按贵州那段时期的地方正史所记载,其‘思州’一名儿则始于唐武德元年,算来大约才有1300多年的历史。而我祖家谱中却曾在唐武德开年记有思守祖业八百年的记载!要真如此往上推,所谓这古思州的建置真正的时期还真就一团迷雾了!说到迷团,这有关古思州其它的迷团也就实在太多了,比如什么吴三桂秘埋天安寺地宫之谜、什么陈圆圆隐居思州之谜、还有什么中木召古城之谜、地庵寺兴衰之谜、思州悬棺之谜、魏忠贤被贬思州之谜等许多乱七八糟的……,其实.这些也都烙不在我心里,唯有家中丢失的那方祖传石砚,让我一次次走近了那段神秘的古思州氏族兴衰历史……

说到这里,我祖籍贵州的朋友可能有君已圈定了我的真姓!是的,关于古思州《田氏天下八百年》的传说,现在的网络上也流传不少,可现如今居住在湖北恩施境内的这支与古思州田氏没乱字派的氏族后人,又与这“思州”有何干系呢~

现居我国长江中上游西南部的湖北省境内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古称“施州”;这里是古代廪君的领地。春秋,地属巴国;战国,属楚巫郡;进入封建社会后,恩施秦属南郡,三国吴及晋属建平郡,名沙渠县;南北朝,后周置施州及清江郡;隋改庸州;唐为施州,后改清江郡、清化郡,又复为施州;宋、元均为施州;明为施州卫......由此可见,“施州”一名在史上各个时期的认同和反复沿用......。其中提到的“清江”古称“夷水”;就是指现在湖北境内八百里的清江;“夷水”的“夷”乃“蛮夷”之意;古“施州”的恩施辖地,史上人称“蛮夷之地”,而清江之水又始源于这蛮夷之地,也就理所当然成了蛮“夷”之“水”了!....呵!说到此,这古“思州”与古“施州” “蛮溪”和“蛮夷”之间真所谓要有什么关联,似乎在这里面就找到了恩施这支田氏族人想要的答案了!不管怎么说,我今天自命“夷水石夫”在此瞎掰,也算与这“施州”脱不了关系!祖上苗人,确也数百年久居史上传说中的古“思州”为君(实为土皇帝,也就是历史上土司制下的土司皇),后因难改‘夷蛮专横’之本性,族乱犯上,受当朝废制立新失了基业,带族人走湘西.入武陵.进湖北.定“施州”。可见本氏祖上有多不安分!迁族异乡.定居“施州”之举,也算是老祖宗用心良苦,其目的是想让族人世世代代记着那个辉煌的“思州”史。不过话说回来,到我这辈儿四十四世,还真没弄懂祖上那点心事~他究竟是让后人以此穷炫耀?还是让后人记住那段荣辱史?!兴许是脉源传承之故,流在我身上的这血,真还没有逃出“蛮夷”之“叛逆”的本性,这不,十年前早早的就丢悼了让人羡慕的铁饭碗,借下海之名,远避利权勾争之地,草建寒斋于施州闲地.‘夷水’之畔,视苍穹奇砾顽石为珍宝,化志同趣合滴水之义缘,胸无寸志. 随寓而安,倒也乐得逍遥自在! 至于那方丢失的家传思州古砚,我想.倒是父亲今生做出的一件天大的好事!为什么?---呵!我打住也就不说了!省得外姓朋友说我尽扯淡!!!家里的故事儿回家再说!总之自命“夷水石夫”之固,从中可寻因原!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